梅毒患者险些丧命,真相不寒而栗!

2020-09-26 13:30

  大家可能很少听说梅毒了。

  我记得小时候,学校那段路的电线杆上,贴满了梅毒灵药、淋病有治、哮喘能愈、牛皮癣可好等等无厘头广告。

  现在回想起来是无厘头,当时却很多人信以为真。

  我记得最深刻是梅毒。

  因为有一条电线杆被几十张梅毒灵药广告贴满了。

  今天我们讲的这个患者,她是有梅毒的,但她不是该死的。该死的是梅毒,不是病人。很多病人是无辜的。大家都知道梅毒是一种性传播疾病,事实上有95%的梅毒都是因为性活动发生的,性活动时,由于摩擦(嗯,不污,认真点)可能会导致性器官的皮肤黏膜有微小的破损,这丁点破损就可能发生问题了,因为梅毒螺旋体已经在那里待着了,一旦黏膜破损,它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,进入伴侣(或者不是伴侣)的体内,造成传播。

  传染病的使命就是造成更多人的感染,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传染病,看我们的新冠肺炎,让人汗流浃背的传染力度。

  而梅毒,这个古老的传染病,当他们发生无保护性活动时,传染起来一点不含糊。有些人糊里糊涂就感染了梅毒,之所以说糊里糊涂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不洁性行为史(比如多人运动)。她们唯一的性生活对象,就是自己的伴侣。

  问题是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伴侣也跟他/她一样忠贞可靠。

  比如这个50多岁的女性患者。

  最近一次住院,查出了梅毒。这真的是一波三折,本来一个简单的甲状腺疾病,医生说做手术切了肿瘤就可以了,可以治愈。本来听说甲状腺长肿瘤,心情跌到了谷底,医生告诉她可以治愈,又重燃了信心,觉得生活还是对她不薄。

  就在完善手术前检查时,发现了梅毒。这可不得了了。所有外科手术前都要完善这些检查,包括乙肝、梅毒、丙肝等血液传播疾病。之所以必须完善这些检查,一来是了解患者情况,二来是留个底作证据。万一患者术前没有梅毒,术后检查发生了梅毒,那责任可能就是手术或者住院期间的输血等治疗了,反正医院拖不了关系。

  但如果手术前就发现了梅毒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  经过传染科会诊,眼前这个女病人,确定是梅毒,还好是早期,早期梅毒经过规范治疗是可以根治的,即便是晚期梅毒,多数也是可以缓解病情的,除非少数发生律师严重的并发症,比如发生了心绞痛、心衰,那就没办法根治了,只能改善,或者逐步恶化。所以,治病要趁早。

  当前,我们决定启动抗梅毒治疗。

  

  大家知道治疗梅毒首选什么药吗?

  青霉素!

  尽管医学日新月异,尽管很多细菌都对抗生素耐药了,尽管我们新推出了各种不同的抗生素(但还是不够细菌耐药的速度快),但梅毒螺旋体,这个古老的病原微生物,依旧对青霉素敏感。人类发现青霉素已将近100年,但它依然是治疗梅毒的首选用药。

  治疗是简单的,麻烦的是病人的家庭。听说她已经找了律师。

  老实说,在医院里面,青霉素都是比较少用的了,因为很多细菌都对青霉素耐药,医生用抗生素时多数也不会首先考虑青霉素,而是更高级别的抗生素。

  一来是怕青霉素过敏,二来是可替代药物很多。

  但梅毒这个病,我们还是得请青霉素出山。

  医生问过病人了,既往没有对青霉素过敏,也没有荨麻疹、哮喘、过敏性鼻炎等等过敏性疾病,患者不是过敏体质。

  这是常规操作,任何病人使用青霉素前,都必须知道既往有无过敏,如果既往有青霉素过敏,那就不要尝试,别惹祸上身。

  如果既往没有青霉素过敏,就可以用青霉素了吗?

  不是的,还要做青霉素皮试。

  

  什么叫青霉素皮试?道理很简单,就是先用极少量的青霉素往患者皮内注射,然后观察20分钟,如果观察到没有任何异常,就是皮试阴性。接下来可以使用青霉素。

  如果观察到有皮疹、胸闷等任何的不舒服,那就万不能用青霉素,因为很有可能过敏。另外,有少数患者可能在做青霉素皮试的时候都可能发生严重的过敏反应,是的,你没看错,青霉素皮试本身也可能导致严重过敏反应甚至致死,所以做皮试时务必准备好抢救药品。这样的悲剧不是没发生过。

  好了,患者昨晚青霉素皮试了,没有问题。可以用,医生护士都松了口气。

  虽然大家都很谨慎,但问题还是发生了。

  这个50多岁的女性患者在开始用上青霉素后5分钟,就开始觉得皮肤有点瘙痒了,不是很厉害,但她自己也很担心,赶紧叫来护士。

  护士心里想,该不会是青霉素过敏吧,可刚刚的皮试是阴性的啊,没道理啊。但为了安全着想,护士还是及时通知了医生。

  管床医生听到后,神经绷紧了。

  因为前段时间他们科有病人因为过敏性休克而差点死亡,一朝被蛇咬,后面那句叫什么?

  十年怕草绳。

  医生赶到现场后,患者说皮肤瘙痒更厉害了,还有点胸闷。

  不用患者说,医生也能看得出患者有胸闷了,不仅是胸闷,似乎还有点气促。

  糟糕了!赶紧撤掉青霉素!小陈,赶紧把抢救车推过来!赶紧!

  管床医生吼了起来。

  护士被他这么一吼,也怕了,忙把正在吊着的青霉素换下来,挂了空盐水。

  不会真的是青霉素过敏吧,她小声嘀咕,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 管床医生没答她,因为他看到病人情况更差了。

  病人呼吸更加困难,抢救车还没来到,扑通一声,她就倒在床上了。

  其他医生、护士闻讯赶来,一起参与抢救。

  管床医生一边指示抢救,一边叫人打电话给ICU。

  我接到电话时,对方说是青霉素过敏、过敏性休克,这是紧急会诊,10分钟必到,于是我赶紧放下手头上工作,匆忙出来。

  患者5分钟前用了青霉素,然后很快发生了不舒服,迅速进展发生昏迷。原因有很多很多,比如脑卒中、心源性猝死,但目前来看,这些原因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患者之前没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病史,不大可能临时发生心脑血管意外。那些突然发生中风或者心跳骤停的病人,多数都是本身有高血压、心脏病没好好治疗的。

  眼前这个病人,最有可能就是跟青霉素有关。毕竟时间先后顺序太明显了,太相关了。前脚刚用了药,后脚就倒下给你看。逻辑上非常说得通。

  到了现场,看到已经有人在给患者做胸外按压了。

  卧槽,真的是心跳停了!

  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

  

  老徐,什么情况。我凑过去,问徐医生。徐医生年长我几岁,平时跟他打交道比较多,关系比较好。

  老徐说这是个梅毒患者,几分钟前用了青霉素,然后就过敏了,很快就休克、心脏停止了,用了两次肾上腺素,现在心跳还没回来。

  他虽然在跟我说话,但眼睛始终不离患者。看得出他很紧张,前段时间因为类似事情,科室吃了一次官司,如果这次再出问题,那就真的是倒霉透顶了。

  管床医生见我来了,气喘吁吁,说家属很快就会赶到,看这样子,得转你们科才行了。

  我看他满头大汗,嘴唇稍微颤抖。不知是紧张,还是劳累。

  是的,先稳定再说吧,看看心跳能不能回来,如果心跳回不来,一切都白搭。我小声说。

  心脏停止跳动后,人体血流就会停止流动,所有脏器都得不到新鲜的血液供给,会发生缺氧,肺脏也不例外,所以心跳停止后,往往也会有呼吸停止,呼吸停止后,更加加剧了缺氧,因为肺部得不到新鲜的空气了。一来没有空气进入,二来没有血液流动,心肺这两个关键的器官,没办法再给人体供血供氧,所以人体迅速发生缺血缺氧。

  人没有食物和水,还能扛几天。

  人如果没有空气(其实是空气里面的氧气)和血液流动,几秒钟就会出问题,比如心脏,如果心跳停跳5秒钟,大脑就会缺血发生黑蒙,然后迅速跌到。如果心脏停跳持续5-6分钟,大脑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损伤,要么救不回来,要么救回来也是脑死亡或者植物人,极少数会恢复部分大脑功能。

  但如果在心跳停搏这段时间内,有人及时发现,并且给病人做高质量的心肺复苏,情况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眼前这个梅毒患者,发生了青霉素过敏,迅速发生心跳停搏。她是在医生的眼皮底下发生心脏骤停的,一切都还有机会。我们得拼命抓住这个机会,否则对不起我们专业人士这个称呼。

  此时此刻,治疗梅毒是次要的了,抢救过敏性休克、抢救心跳骤停才是关键的。

  我们需要心肺复苏,需要胸外按压。医院每年都会考核所有员工2次(院长和保洁阿姨也不放过),所以所有人都是很熟练的,不仅限ICU、急诊科、麻醉科医生。

  几个医生轮流上去胸外按压,我也给了建议,每隔3分钟就推一次肾上腺素,希望能有所帮助。

  虽然不是我的病人,但我的手里也捏了一把汗,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。

  幸运的是,经过接近10分钟的按压后,病人的心跳恢复了!

  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没有人欢呼。这虽然是令人开心的事情,但不值得欢呼。

  病人心跳恢复了,但人还是昏迷的。从一发现心跳停搏,大家就开始抢救,没有一刻迟缓,我估计她的预后还是不错的,这是我的下意识判断。我们曾经抢救过停跳40分钟的患者,一直按一直按(我们当时还没有自动胸外按压器),竟然真把患者按回来了,恢复很好。

  管床医生擦了一把头上的汗,望着我,说等下家属来,我们跟他说,去你们科加强监护治疗吧,妥当一点。

  我点了点头,同意他的说法。

  

  很快家属就到了,是病人的丈夫。听说这一切后,他显得很惊讶,但并无过多悲伤,估计是病人救回来了,他也放心了。

  我说,病人现在情况还是不稳定的,心肺复苏术后,由于各个器官都发生了缺血的过程,极有可能发生脏器的缺血损伤,甚至发生多器官功能障碍、衰竭,我们的建议去先来ICU监护治疗,如果情况进一步稳定,再出来普通病房。

  他望着我,说一切听医生的。

  我相当惊讶,起初我们俩还在斟酌着该怎么跟家属解释,病人发生了这样突发的状况,家属非揪着闹不可。但此时他很冷静,没有责怪我们的意思。

  也许是会秋后算账,管床医生事后跟我说。

  暂时管不了那么多,先想办法搞定病人再说。别到时候因为大脑缺氧成为傻子,或者醒不过来,那就大件事了。老徐说。

  至少今天我见识了,青霉素皮试阴性,还是会过敏的!而且还是会过敏性休克的!老徐皱着眉头,跟我们说。

  这件事情他们也报备了医务科,如果家属有动静,医务科会出面干预。

  病人转入ICU后,我跟家属(病人丈夫)沟通了治疗方案、费用、探视等方面问题,他都能理解,该哪里签字就哪里签字。

  还好,病人很快就清醒了。

  虽然虚弱,但是生命体征都是稳定的。她对周围环境感到很陌生,问我这里是哪里。我给她解释说,这是监护病房,刚刚你过敏休克了,现在好了,如果没什么事,明后天就可以回去普通病房了。

  她似乎听懂了,点点头,又睡过去了。

  第三天,观察所有指标都稳定,估计这次心跳骤停没有对患者产生明显的器官损伤,我们都很庆幸。也在于我们高质量的心肺复苏,这的确是救命法宝。如果心肺复苏做的不好,那么我们ICU医生做的再多,都不可能力挽狂澜。

  因为患者有青霉素过敏,所以后来我们改用了头孢菌素抗梅毒治疗,即便用头孢菌素,我们也是谨小慎微、战战兢兢,床边都备好了抢救药物。

  幸亏没事。

  一切顺利。

  病人终于转回普通病房了。所有人都如释重负。

  转出ICU那天,她丈夫来接她,他丈夫嘘寒问暖,她却无动于衷,场面让人觉得尴尬。如果不是我们这几天对她观察入微,我还以为是她精神、智力方面的障碍,事实上是没有的。

  后来从护士口中听到八卦,病人跟丈夫出院后就办理了离婚手续,听说还打了官司。

  我当然不确定是不是梅毒的缘故。也不好妄自揣测。

  但不论如何,所有的读者朋友,希望大家都能洁身自好,保护自己的家庭。

  我们对这个病人也满怀感激之心,因为她最后没有找医院麻烦。这个事情如果非要摊开来说,医生有没有错呢?我认为没有。一切都是按照章程来。

  但如果病人一定要告医院,结果会是怎样呢?难说。

  最后,大家知道为什么青霉素皮试阴性后还会发生过敏么?这种情况是存在的,我搜索一些资料,发现类似情况并不罕见。可能的原因很多,比如青霉素皮试操作不规范,或者使用了不同批次的青霉素,还有一些患者在做皮试前两天自行吃了感冒药,这可是重大发现啊,要知道,感冒是很常见的,很多人都会自己买感冒药来吃,而感冒药里面经常会含有抗过敏成分(比如氯苯那敏、扑尔敏等,目的是治疗鼻涕、鼻塞),这些成分很可能掩盖了皮试过敏表现,让你以为皮试阴性,才酿成的悲剧。

  要做一个合格的医生,真的是战战兢兢。但要做一个幸运的病人,也是很不容易的。

  祝福大家,祝大家夫妻感情顺利。

 

  


温馨提示:以上资料仅供参考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,违者必究。